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黄大仙庙开放时间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武则天第二个年号)9494救世网168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19-12-04 浏览次数:

  注脚:百科词条世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生计官方及代劳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圈套受愚。细目

  高兴(692年4月22日-692年10月23日)是武则天称帝后的第二个年号,行使时长约半年。天授三年四月丙申朔(692年4月22日),有日食,改元愉速,欢乐元年九月庚子(692年10月23日),改元龟龄,完结顺心年号运用。

  则天尊敬佛教,以佛教有戒杀生,得志元年(692年)五月一日,禁寰宇格斗及捕鱼虾。时江淮天旱饥荒,民因不得捕鱼捞虾,饿死者甚多。

  快乐元年(692年)二月,吐蕃、党项部落万余人内附,分置十州。五月,吐蕃酋长曷苏帅部落请内附,唐以右玉钤卫将军张玄遇为慰藉使,率精卒二万迎之。六月,军至大渡水西,曷苏事泄,为国人所擒。还有大首脑昝捶率羌蛮部落八千余人内附,玄遇以其部落置莱川州,以昝捶为刺史,于文雅西山勒石纪功而还。

  则天临朝称帝,告发者不成胜计,则天渐厌之。高兴元年(692年),命监察御史严善想按问。善思公直敢言,查告发不实虚伏罪者八百五十余人。来俊臣等罗织之党深恨之,诬陷善想,充军瓘州(今越南荣市)。

  满意元年(692年)五月,夏官尚书李昭德密言于太后曰:“武承嗣权太重,既为亲王,又为宰衡,恐幸运帝位,子犹弑父,况侄于姑焉。”则天悟,八月十六日,以承嗣文昌左相、同凤阁鸾台三品为特进,罢知政事。承嗣自伯与父元庆、元爽为则天贬杀,被则天立为则天父士擭之后,拜尚辇奉御、袭周国公,迁秘监书,礼部尚书,不久以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。

  五月,丙寅,禁宇宙格斗及捕鱼虾。江淮旱,饥,民不得采鱼虾,饿死者甚众。右拾遗张德,生男三日,私杀羊会同僚,补阙杜肃怀一餤,上表告之。明日,太后对仗,谓德曰:“闻卿生男,甚喜。”德拜谢。太后曰:“何从得肉?”德磕头认罪。太后曰:“朕禁屠宰,吉凶不预。然卿自今召客,亦须择人。”出肃表示之。肃大惭,举朝欲唾其面。

  吐蕃酋长曷苏帅部落请内附,以右玉钤卫将军张玄遇为抚慰使,将精卒二万迎之。六月,军至大渡水西,曷苏事泄,为国人所擒。别部酋长昝捶帅羌蛮八千馀人内附,玄遇以其部落置莱川州而还。

  辛亥,万年主簿徐坚上疏,觉得:“书有五听之叙,令著三覆之奏。窃见比有敕推按反者,令使者得实,即行斩决。人命至浸,死不更生,万一怀枉,吞声赤族,岂不痛哉!此亏欠肃奸逆而明典刑,适于是长威福而生疑惧。臣望绝此惩罚,依法覆奏。又,法官之任,宜加简择,有用法宽平,为黎民所称者,愿亲而任之;有劳动深酷,不允人望者,愿疏而退之。”坚,齐聃之子也。

  夏官侍郎李昭德密言于太后曰:“魏王承嗣权太重。”太后曰:“吾侄也,故委以腹心。”昭德曰:“侄之于姑,其亲若何子之于父?子犹有篡弑其父者,况侄乎!今承嗣既陛下之侄,为亲王,又为宰相,权侔人主,臣恐陛下不得久安天位也!”太后矍然曰:“朕未之思。”秋,七月,戊寅,以文昌左相、同凤阁鸾台三品武承嗣为特进,纳言武攸宁为冬官尚书,夏官尚书、同平章事杨执柔为地官尚书,并罢政事;以秋官侍郎新郑崔元综为鸾台侍郎,夏官侍郎李昭德为凤阁侍郎,检校天官侍郎姚璹为文昌左丞,检校地官侍郎李元素为文昌右丞,与司宾卿崔神基并同平章事。璹,思廉之孙;元素,敬玄之弟也。辛巳,以营缮大匠王璿为夏官尚书、同平章事。承嗣亦毁昭德于太后,太后曰:“吾任昭德,始得入梦,此代吾劳,汝勿言也。”是时,酷吏恣横,百官畏之侧足,昭德独廷奏其奸。太后好祥瑞,有献白石赤文者,在野诘其异,对曰:“以其忠心。”昭德怒曰:“此石由衷,大家石尽反邪?”支配皆笑。襄州人胡庆以丹漆书龟腹曰:“天子万万年。”谐阙献之。昭德以刀刮尽,奏请付法。太后曰:“此心亦无恶。”命释之。678j即开奖现场62678境遇法令戍守蓝天碧水

  太后习猫,使与鹦鹉共处,出示百官。传观未遍,猫饥,搏鹦鹉食之,太后甚惭。

  太后自垂拱从此,任用酷吏,先诛唐宗室贵戚数百人,次及大臣数百家,其刺史、郎将以下,数不胜数。每除一官,户婢窃相谓曰:“鬼朴又来矣。”不旬月,辄遭掩捕、族诛。监察御史朝邑严善思,公直敢言。时密告者不可胜数,太后亦厌其烦,命善想按问,引虚服罪者八百五十馀人。罗织之党为之低沉,乃相与共构陷善思,坐流欢州。太后知其枉,寻复召为浑仪监丞。善想名撰,以字行。

  右补阙新郑朱敬则以太后本任威刑以禁贰言,今既革命,众心已定,宜省刑尚宽,乃上疏,以为:“李斯相秦,用惨酷变诈以屠诸侯,不知易之以宽和,卒至土崩,此不知变之祸也。汉高祖定宇宙,陆贾叔孙通说之以礼义,传世十二,此知变之善也。自文明草昧,天地屯蒙,三叔浮名,四凶构难,不设钩距,无以应天顺人,不切刑名,不可摧奸休暴。故置神器,开告端,好坏之影必呈,遮盖之心尽露,神叙助直,无罪不除,黎民晏然紫宸易主。不过急趋无善迹,促柱少和声,向时之妙策,乃现在之刍狗也。伏愿览秦、汉之得失,考场合之合宜,审英华之可遗,觉蘧庐之须毁,去萋菲之牙角,顿险诈之锋芒,窒罗织之源,扫朋党之迹,使世界百姓安然大悦,岂不乐哉!”太后善之,赐帛三百段。

  侍御史周矩上疏曰:“推劾之吏皆相矜以虐,泥耳笼头,枷研楔A191,摺膺签爪,悬发薰耳,号曰‘狱持’。或累日节食,连宵缓问,昼夜摇撼,使不得眠,号曰‘宿囚’。此等既非木石,且救现在,苟求赊死。臣窃听舆议,皆称太平盛世,何苦须反!岂被告者尽是好汉,欲求帝王邪?但不胜楚毒自诬耳。愿陛下察之。今满朝侧歇不安,皆认为陛下朝与之密,夕与之仇,不行保也。周用仁而昌,秦用刑而亡。愿陛下缓刑用仁,天下幸甚!”太后颇采其言,制狱稍衰。

  太后春秋虽高,善自涂泽,虽驾驭不觉其衰。丙戌,敕以齿落复活,九月,庚子,御则天门,赦寰宇,改元。更以九月为社。制于并州置北都。

--暂无评论--

匿名   会员登录Email: 密 码:
内 容:
验证码: 请照此输入→